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化 > 正文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2019-09-11 14:2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37次
标签:a

那时候,练功场里经常充斥着我和倪虹的嚎哭声,同学们都很同情我俩,有时也会趁教练不注意时偷偷来按住我俩的脚,我俩可以趁机放松一下手,哪怕缓解两三秒都是极大的帮助。

小斌的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晒出“合伙人”领钱的照片——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我只推荐了阿d一个人,拿了提成50元,便无心于此了。

这让我比小荷多了些自信,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一举中第。无课的大四诱惑多多,毕业季很难“独善其身”,我果断回家,报了一个公考培训班。

维权群里闹得厉害,有销售甚至扬言要在开庭的时候去揍老板一顿,“反正钱是要不回来了,打他一顿也是好的”,还有人提议去健身房把器材搬走抵债。有朋友私下跟我开玩笑:“要不咱也去拿走几个哑铃,搬张卧推椅走?”

我嘲笑我妈迷信,怕影响李建情绪,也没敢跟他提起这茬儿。结果,李建面试再次名落孙山。他还振振有词:“我压根就没太努力,我还得陪着你再战呢,没想这次就考上!”

事后那段时间,小斌空闲了很多,我和他谈起这次风波,他坦言:“那批教练的确不专业,出了那么恶劣的事情,对我们销售影响也很大。”

我最后一次见到李教练是在11月末,我坐在休息区,看见他从办公室走出来。我很好奇:“你不是说要离开这里了么?”——一周前,与他的闲聊时就得知他要离开这里,另谋出路。

李建撇嘴:“高人自会遵循‘天机不可泄露’之道。未来还远,他摇唇鼓舌信口开河,骗钱罢了,算什么高人?”

9月,我和李建又参加了国考,这是我第五次出征,是他的第六次。关于未来爱人 “着装”的卦象,我依旧对他守口如瓶,他却鬼使神差一般,挑挑拣拣,最终选择了铁路公安。

放下了分数上的担忧,我的心依然吊在喉咙口,越是临近面试越是紧张。有一回我做了个噩梦:拿着准考证奔来跑去,怎么也找不着我的考场入口。大哭着醒来,居然急出满头大汗,我对惊醒的李健说:“我真的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简而言之,如果抱着一毕业就拿高薪的想法,一味冲向热门专业其实没太大用处。师傅领进门,最后的修行还得靠个人。

霍姆斯指挥他将那个长木箱送到联合车站,并且告诉他应该放到月台上的什么地方。显然,霍姆斯已经提前做好了安排,知道会有快运公司的人来取箱子,并用火车运走。他没有透露箱子要运到哪里。

事后,书记对我说:“我这是为你好。你没有编制,你借到哪里都是给人家白干活,慢慢就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见我神情黯然,她又说:“你不要安于现状,更不能听信算卦的胡诌八咧,接着考公务员吧。”

2018年7月,阿d说一家连锁的健身房出年卡,价格实惠,我们果断入手。之后我便很少去“力量plus”了,只是偶尔过去与没“转会”的朋友们约练一下。

李建却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枚钻戒,单膝跪地:“嫁给我吧!我想先把你娶回家。若是等你成为大boss了再求婚,人家会嘲笑我是吃软饭的。”

我们自然不想理会他天花乱坠的说辞,还是希望眼见为实。来到前台,简单登记后我便告知销售自己是个有经验的训练者,不需要他或者教练的陪同。他笑了笑,让我自己体验完,有需要再找他。

霍姆斯当然没让律师和债权人逮住,他在和律师会面的会议上偷偷溜走了。很快,霍姆斯就启程前往得克萨斯的沃斯堡,想更加妥善地处理米妮的地产。他已经有了计划。他打算卖掉一部分,然后在剩余的地皮上建一栋三层的房子,和恩格尔伍德的那栋一模一样。与此同时,他会利用这片土地来获得贷款和流通的票据。他期待过上富有而满意的生活,至少在去往下一个城市之前是这样。

霍姆斯的新想法是把自己的大楼改造成一个旅馆,来接待世界哥伦布博览会的游客——旅馆当然不用布置得那么豪华,不过也足够舒适和便宜,能够吸引到一些特定的人,也让霍姆斯有充足的理由来购买一份大型火灾保险:他打算在博览会结束后烧掉房子,获得赔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开心的小福利,可以借机毁灭那些可能留在屋子隐藏的储存室中的多余“材料”。

但我心中还是隐约感觉到几分不对劲——流失这么多教练,健身房却没寻找新的专职教练,反倒是销售部特别活跃,每天都带着新面孔过来参观。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他说我要嫁的人是‘着装’的,我又没有告诉你,你却真的穿上公安服装了,我就服他算得准。”

为了给我吃颗定心丸,李超四处托人打探分数。终于找到组织部相关人员,对方遵守纪律不肯泄露信息,只说:“肯定能考上”。

首先,米妮和霍姆斯带着她参观了芝加哥。这座城市里的摩天大楼和豪华住宅令她感到震撼,但是这里弥漫的烟尘和黑暗以及一直消散不去的腐烂的垃圾味儿让她十分反感。霍姆斯带着两姐妹去了联合牲口中心,然后一位导游领他们参观了屠宰场的中心地带。导游提醒他们注意脚下,以防在血水中滑倒。

毯子都需要自己做,用一根指头粗的麻绳挽一个斗碗大的圈,一针一针固定在毡毛毯中间,再用棉布包起来。转毯的时候,脚尖就始终固定在那个圈圈里,才不会飞出去,这样的圈就叫“门子”——当然,每个道具都有各自不同的门子。

李超说:“能说这话,一定就是你的分数遥遥领先,放心吧。你要实在担心,咱去省城上6万6的‘包过班’。”

这是他最渴望的时刻。这可以为他带来似乎长达几小时的性释放,即便在事实上,里面的尖叫和恳求声很快就消逝了。

李建在面试中高出第一名10多分,但笔试分稍低,最终还是以0.1分之差落选。而我这个岗位,入选面试的3人笔试成绩没差多少。第二名面试成绩高出第一名很多,直接翻盘,我彻底没戏。

蜜月旅行归来不久,李建又动员我报名参加国考,我开玩笑:“怎么,你这是没信心帮我融资做大生意了?”

由于经常断电,“优围健身”营业至晚上6点就关门,可谓是健身行业里面“朝九晚六”的先行者。

2015年下半年的国考,再次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学习后,报考统计局的李建以笔试第二进入面试,我却连第三的名次都没保住,直接被淘汰。

一位偶尔会为霍姆斯洗衣服女子回忆:有一次他提出,如果她能购买一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并且把他设为受益人的话,可以给她六千美元。当她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时,他解释道,如果她死亡,他可以获益四千美元,不过在那之前她可以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六千美元。

物理学类在最近几年成为理科热门专业的榜首,一定程度上也与此相关。

在我告别了演员岗位之后,倪虹先后到过越南、缅甸等地演出,回来小城的时候,就继续外出工作跑场。即使依旧在同一个单位,我与她也鲜少见面。

天安门演出结束后回团不久,我们又去了湖南长沙市中区的一座公园演出,那也是我与倪虹最后一次同台。12月的长沙温度已接近零度,演出场地是露天的,广场上一个观众也没有,演出音乐循环播放着,我们两个裹着大衣,躲在一间小小的音乐调控室里取暖,心里祈祷着,一个观众都不要来。

--- 知乎邮箱
标签:a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www.chijia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常原惠沁网